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湖南高速大跃进反思录-【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7 17:47:36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湖南高速“大跃进”反思录

在高速公路管理局(下称“湖南高管局”)局长冯伟林8月16日被“双规”之后,湖南省的高速公路建设正在酝酿“减速”。

在冯伟林主政湖南高速的近7年间,他曾在多个场合力挺湖南高速的“大跃进”发展模式。而他和湖南高管局所创造的“湖南速度”,一度被外界称作“典范”、“奇迹”。过去五年里,湖南高速公路开工53个项目4457公里,完成投资1536亿元。

不过,冯伟林的落马,让“大跃进”背后的种种弊端逐步浮出水面。一位湖南纪委官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湖南高速公路投资建团借壳上市涉嫌国有资产流失,工程建设招标腐败丛生,项目经营流转突破法律法规……

“冯伟林被双规,再次暴露了湖南高速大跃进发展模式的弊端。”8月25日,这位湖南纪委官员对本报记者称,“发展速度还是工程质量,经济发展需求还是政绩需要,为民造福还是为己谋利……这一切,需要重新思考。”

事实上,在此之前,包括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下称“湖南高速总公司”)在内的“地方融资平台公司”的“短贷长投”风险,已引发外界的广泛关注。财报显示,截至2010年底,湖南高速总公司总资产为1600亿,负债率高达81%,融资难题与还贷压力已同时显现。

此番冯伟林落马,可能将成为压倒湖南高速的最后一根稻草:“大跃进”模式不仅在经济上不可行,而且可能成为滋生腐败的温床。

而据湖南高管局法规处处长杨辉柏透露,“2011年上半年,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完成投资226.5亿元,仅占年计划670亿元的33.8%。”上半年投资未满一半,湖南高速的扩张速度已明显减缓。

最后一根稻草

湖南高管局与湖南高速总公司,“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局长、总经理、董事长冯伟林被“双规”,冲击不言而喻。

8月16日清晨冯伟林被省纪委带走调查后,整个湖南高速系统就再也没有平静下来。“冯伟林事发后,省纪委几乎每天都会找人谈话。”一位湖南省交管局内部人士称,这让许多人感到焦虑。

23日,湖南高管局法规处处长杨辉柏,向本报记者介绍了整个湖南高速系统的构成。湖南省高管局为湖南省交通厅下属的事业单位,而为了更好地进行湖南高速公路建设,1993年,在高管局旗下设立了湖南高速总公司。

“实际上,湖南高管局与湖南高速总公司,是两套牌子一套人马。同一套人马在政府与企业任职,这在全国高速公路系统很普遍。”杨辉柏解释说,“因为政府机关不能直接经营公路,只能在政府机构下成立全资公司的方式进行运作。”之后,为了更好地融资,2008年湖南高速总公司旗下又设立湖南高速公路投资集团(下称“湖南高投集团”)。而冯伟林曾同时担任湖南高管局局长、高速总公司总经理、湖南高投集团董事长。

截至2010年,湖南高速总公司旗下的高速公路里程达到1545.92公里,占湖南省省内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的65%,“它是湖南高速公路建设龙头企业,区域垄断优势明显”。目前,湖南高速总公司下设有2家全资子公司,4家控股及参股公司,项目建设公司26家,高速运营单位13个,并持有A股上市公司现代投资(000900.SZ)27.19%的股份。

“冯伟林被双规,导火索是资产重组涉嫌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但更大的黑幕在于,违规招标受贿。”前述湖南省纪委官员对记者分析称,该案件暴露了湖南高速“大跃进”背后的种种弊端,“或将改变整个湖南高速产业发展格局”。

8月23日,在湖南高管局的办公室里,书柜依然摆满了冯伟林的书籍,包括《速度之恋》、《日月驰骋》、《湖南高速》等。“冯局长是个文人,他把在湖南高管局的管理、文化体验都写进了这些书籍。”杨辉柏称。

对于曾创下“湖南速度”的冯伟林被双规,杨辉柏表示,“这肯定会对整个系统产生很大影响,但是好是坏,我不好说”,至于是否会改变之前制定的湖南高速发展计划,要等待省委省政府、省交通运输厅以及新局长的综合意见,才能下定论。

“大跃进”积弊

湖南高速的“大跃进”模式,早已引发广泛争议:是为“发展经济”还是“政绩需要”,甚至是“谋取私利”?

目前,湖南在建和通车总里程达6450公里,已从2007年全国排名第17位一跃至全国前三。其中,在建项目49个,在建里程4064公里,在全国排名第一。

而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冯伟林领导下的湖南高管局。

据杨辉柏介绍,“十一五”期间,湖南省高速公路五年新开工53个项目,总里程4457公里,是“十五”的5.7倍,超过2005年以前开工里程的总和,完成投资1536亿元,比“十五”同比增长了311%。

不过,对于湖南高速的“大跃进”,湖南交通系统内外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

“湖南高速发展太快了,一些地方根本不需要高速就可以满足需求。”湖南高管局一位官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大跃进”的发展模式,与湖南的财力并不匹配。湖南高速公路里程位居全国第三,而湖南财政仅位居全国前十名左右。

“这样的发展模式,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某些官员追求政绩的心理。”上述湖南交管局官员称,一个地方到底需不需要建高速公路,“有时完全由领导个人拍板决定”。

而随着冯伟林被调查,湖南高速“大跃进”背后可能存在的腐败问题,也正在引发广泛关注。

“这两年,湖南高速公路建设资金每年在六七百亿元,涉及大量的招标工程,但招标的过程并不完全公开透明。”前述湖南省纪委官员对本报记者表示,一些资质很差的承包公司,通过打通与湖南高管局官员的关系,就可以拿到工程,“承包一个项目,就可以赚几千万之巨”,“这样的灰色交易,在湖南高速公路项目中频频出现”。

“资金链”困局

截至2011年3月底,“短贷长投”的湖南高速总公司,负债率高达80.96%,融资难题与还贷压力已同时显现。

在8月16日被“双规”之前,冯伟林还在马不停蹄的工作。据湖南当地记者介绍,事发前的8月10日,冯伟林还来到湖南浏阳市高速公路建设现场视察,并试图为当地停工的高速公路解决4亿元的融资问题。

而这,也正是冯伟林此前力挺的湖南高速“大跃进”模式的多年积弊的一个缩影。

“大跃进”背后,是无法掩盖的资金紧张难题。

1993年3月,湖南高速总公司成立之时,其初始注册资本金仅1亿元,后来才陆续增资至9.96亿元。但2008至2010年,其总资产已分别为588亿元、1062亿元和1515亿元。但同期,湖南高速总公司负债也高达417亿元、809亿元、1211亿元。

而截至2011年3月31日,湖南高速总公司总资产为1633.75亿元,总负债1322.74亿元,净资产311.0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96%。

湖南高速总公司的“壮大”,主要得益于银行贷款支持。截至2010年末,其银行贷款负债为1181亿元,占总负债(1211亿元)的比例高达89.32%。

对于湖南高速总公司而言,这也意味着巨大的偿债压力。截至2011年3月31日,湖南高速总公司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分别为410.12亿元、6.57亿元。银行业人士分析称,湖南高速在建项目太多,短期难以产生足够现金流,还款压力极大,“短贷长投”的风险隐患不容忽视。

此前多家银行已公开表示,湖南高速总公司负债过高,而国家目前的货币政策趋紧,在银行贷款额度紧张的情况下,将不再对该公司放贷。8月23日,湖南本地一家银行人士也对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国家已在清理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而湖南高速总公司又发生了重大人事变动,因此将更加谨慎地处理对该公司的贷款。

在“湖南高速总公司融资难”成为公开的秘密之后,和众多地方融资平台公司一样,它悄然走上了“以债还贷”之路。

此前的6月13日,湖南高速总公司发布公告,面向银行间债市机构投资者招标发行无担保的9亿元短期融资券,期限366天,所募资金中,“4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本部运营高速公路的养护性支出”,“5亿元用于偿还部分银行贷款”。

据一位接近湖南高速总公司的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7月中旬湖南高速又开始谋划发行新一期的短期融资券发行事宜。不过,该发债申请至今尚未批下来。

面对外界对于湖南高速公路融资的种种质疑,湖南高管局财务处副处长曹翔此前回应媒体称,“从上半年的情况来看,我们不仅及时支付了在建项目的建设资金和已通车项目的还本付息资金,截至6月底,我司还有货币资金余额79.73亿元。”他还称,今年上半年,湖南省高管局通过抵押、发地方债、银行借贷等方式,实际筹资345亿元,保证了上半年工程的正常运行。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当地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前一段时间,由于浏阳市等地高速公路项目建设资金不到位,湖南高速总公司旗下部分在建高速公路已经被迫停工。

“湖南高速的建设资金确实遇到了困难,但没有工程项目停工。”对此,杨辉柏回应称。但他坦言,“目前公司也没有很好的融资办法,高速公路融资难,这是全国的问题,并非湖南独例。”

反思进行时

2011年上半年,湖南高速公路投资明显放缓,但对“减速”仍有争议。而“反腐”,则被视为“普遍难题”。

冯伟林被双规,是否会让“狂飙突进”的湖南高速公路建设放慢步伐?8月18日,湖南省公路局局长吴国光,已被任命为湖南高管局代理局长。

据湖南高管局政策法规处处长杨辉柏透露,2011年上半年,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完成投资226.5亿元,占年计划670亿元的33.8%。时间已经过半,而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投资仅完成三分之一。

湖南高速“大跃进”反思录

湖南高管局多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称,冯伟林被双规后,虽然湖南交管局内部尚未正式开会讨论此事,但已经引发整个系统的震动和反思。“冯伟林作为湖南高速系统一把手,肯定会对整个系统产生巨大影响。”杨辉柏也称,不过,高速公路建设是否降速,还是维持原有计划不变,还要看上级部门的决策意见。

不过,湖南高管局另一位官员则直言,湖南高速“大跃进”式的发展,违反了经济规律,湖南财政跟不上这样的建设步伐,加之国家出台了银根紧缩的政策,贷款难度大幅增加,湖南势必会减缓高速公路投资,放慢扩张步伐。

当然,也有不少人士对“减速”持反对意见。

“高速公路建设跨越式发展,本身并没有错,湖南的高速建设有利于推动经济的发展,关键在于如何防止腐败,如何造福百姓。”湖南省纪委一位官员称。

“湖南高速系统政企不分的模式,缺乏监督管理,是屡屡发生腐败案件的根源。”该人士指出,在高速公路招标、投资建设及经营过程中,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兼任业主、部门管理者、政策制定者等多重角色,又缺乏有效的第三方监督,难避“部门权力利益化”之嫌。

那么,高速公路建设、运营,是否该走民营化路线?一位湖南高速公路管理系统人士分析称,几年前,“公路大王”刘根山等经济案件频发,已经让政府对民营资本进入高速公路产生质疑,为防范风险,目前,各地方政府的主导思路还是“以政府投资为主”。

“高速公路系统腐败案频发,是全国的普遍性难题。”前述湖南纪委官员表示,这个课题涉及到高速公路系统体制性问题,如何根治腐败问题,道路显得艰难而漫长。

加速器下载

苹果加速器推荐

苹果加速器

加速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