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炒卡炒连环画小收藏也有大收获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05:32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近几年来,随着投资理财市场的火热,家庭聚会时,大家聚在一起谈论得最多的就是投资理财。我身边,最让我佩服的投资红人当属已过古稀之年的吴老伯。

因为年纪大了,吴老伯对炒股和炒房这些新玩意自然是一窍不通。但他退休之后,便把兴趣一门心思放在了收藏一些小玩意上。没想到,随着近年来收藏市场的走热,他这些小小的收藏已增值不少,真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

吴老伯打年轻时就特别喜爱收藏连环画,看完后还很仔细地用透明塑料纸将书包好,就怕他的宝贝“小人书”给碰坏。至今,每周去文庙旧书市场淘连环画,是他雷打不动的固定节目。如今,他手中的各类连环画已有几百本。

前不久,吴老伯从晚报上看到一则消息:2008年3月在沈阳举行的“中国连环画大型拍卖会”上,一本1956年出版的原价仅0.23元的《程咬金劫皇纲》“小人书”,竟以1.5万元的高价成交。当时他就想,他也收藏了不少“小人书”,有几册还有多本,可以趁此机会卖掉一些,再买入一些平时一直不舍得买的其他品种。正巧上个月某地举办连环画交易会,他带去了35本老版连环画,谁知很快就卖完了,一下子卖了5万多元,平均每本卖出了一千多元。而当年他买入时,每本才几元,甚至几角钱。按照这样的估价,他的这些小人书收藏竟然价值几十万。

除了小人书,吴老伯的另一个爱好是收藏电话磁卡。退休前,他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工程师,常常去全国各地出差,当时手机尚是稀罕物,为联系工作方便,他常买电话通用磁卡打长途电话。时间一久,他也对精致漂亮的电话磁卡产生了兴趣,逐步养成了收藏电话卡的习惯。

一开始,吴老伯收集使用过的旧卡,后又转向收集未使用的新卡。那时,一些早年发行的新卡,如《试机卡》、《梅兰芳》等价格已被市场炒高,尤其是到了 1997年夏季邮币卡市场高潮时,面值50元的《试机卡》炒到2.5万元,面值380元的《梅兰芳》炒到1.1万元,面值50元的《生肖猪》炒到2300 元。

他觉得电话通用磁卡价格实在高得离谱,只收集了一些中后期发行的价格不高的卡,唯独有五套高价卡,他一直没舍得买。不久,邮币卡市场逐步走熊,电话卡价格开始下跌,《试机卡》跌倒1.2万元、《梅兰芳》跌倒5000元,有卡友劝他可进场买货,他始终不为所动。

一晃12年过去了,今年春季,由于受金融危机影响,邮币卡市场更加低迷,许多电话卡都跌进了面值,连《试机卡》、《梅兰芳》等高档卡的售价也仅为最高时的七分之一左右。吴老伯连续几周逛卡市,以极低的价格抄底,最后先后以3900元买进《测试卡》、以1400元买进《梅兰芳》、以260元买进《生肖猪》,将五种缺卡一一补齐,且每种高档卡还各买2套。卡友们见了连呼看不懂。吴老伯却认为,电话卡市场其实和股票市场有些相似,不会永远是低谷,也许在某个时候,在人们的不经意间,卡市高潮又会来临。

如今,卡市已渐渐走稳,吴老伯买的几套高档卡,和当初相比也有了小幅上扬。吴老伯笑着告诉我说,“我也不敢奢望这些高档卡价格再创新高,只指望它能翻上一番,到那时我只需各抛掉一套就可收回本钱,另一套就等于白赚了。”近几年来,随着投资理财市场的火热,家庭聚会时,大家聚在一起谈论得最多的就是投资理财。我身边,最让我佩服的投资红人当属已过古稀之年的吴老伯。

因为年纪大了,吴老伯对炒股和炒房这些新玩意自然是一窍不通。但他退休之后,便把兴趣一门心思放在了收藏一些小玩意上。没想到,随着近年来收藏市场的走热,他这些小小的收藏已增值不少,真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

吴老伯打年轻时就特别喜爱收藏连环画,看完后还很仔细地用透明塑料纸将书包好,就怕他的宝贝“小人书”给碰坏。至今,每周去文庙旧书市场淘连环画,是他雷打不动的固定节目。如今,他手中的各类连环画已有几百本。

前不久,吴老伯从晚报上看到一则消息:2008年3月在沈阳举行的“中国连环画大型拍卖会”上,一本1956年出版的原价仅0.23元的《程咬金劫皇纲》“小人书”,竟以1.5万元的高价成交。当时他就想,他也收藏了不少“小人书”,有几册还有多本,可以趁此机会卖掉一些,再买入一些平时一直不舍得买的其他品种。正巧上个月某地举办连环画交易会,他带去了35本老版连环画,谁知很快就卖完了,一下子卖了5万多元,平均每本卖出了一千多元。而当年他买入时,每本才几元,甚至几角钱。按照这样的估价,他的这些小人书收藏竟然价值几十万。

除了小人书,吴老伯的另一个爱好是收藏电话磁卡。退休前,他在一家公司担任销售工程师,常常去全国各地出差,当时手机尚是稀罕物,为联系工作方便,他常买电话通用磁卡打长途电话。时间一久,他也对精致漂亮的电话磁卡产生了兴趣,逐步养成了收藏电话卡的习惯。

一开始,吴老伯收集使用过的旧卡,后又转向收集未使用的新卡。那时,一些早年发行的新卡,如《试机卡》、《梅兰芳》等价格已被市场炒高,尤其是到了 1997年夏季邮币卡市场高潮时,面值50元的《试机卡》炒到2.5万元,面值380元的《梅兰芳》炒到1.1万元,面值50元的《生肖猪》炒到2300 元。

他觉得电话通用磁卡价格实在高得离谱,只收集了一些中后期发行的价格不高的卡,唯独有五套高价卡,他一直没舍得买。不久,邮币卡市场逐步走熊,电话卡价格开始下跌,《试机卡》跌倒1.2万元、《梅兰芳》跌倒5000元,有卡友劝他可进场买货,他始终不为所动。

一晃12年过去了,今年春季,由于受金融危机影响,邮币卡市场更加低迷,许多电话卡都跌进了面值,连《试机卡》、《梅兰芳》等高档卡的售价也仅为最高时的七分之一左右。吴老伯连续几周逛卡市,以极低的价格抄底,最后先后以3900元买进《测试卡》、以1400元买进《梅兰芳》、以260元买进《生肖猪》,将五种缺卡一一补齐,且每种高档卡还各买2套。卡友们见了连呼看不懂。吴老伯却认为,电话卡市场其实和股票市场有些相似,不会永远是低谷,也许在某个时候,在人们的不经意间,卡市高潮又会来临。

如今,卡市已渐渐走稳,吴老伯买的几套高档卡,和当初相比也有了小幅上扬。吴老伯笑着告诉我说,“我也不敢奢望这些高档卡价格再创新高,只指望它能翻上一番,到那时我只需各抛掉一套就可收回本钱,另一套就等于白赚了。”

梯形放线架货源

相框制作货源

船用定位仪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