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炒作艺术品证券化击鼓传花到何时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56:09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艺术品“打新族”在行动。他们中很多人来自股市,追逐暴利、职业“玩家”、善打“游击战”是他们的典型特点。股市、期市、楼市、农产品……对于炒家来说,只要有暴利,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炒作的,即使是完全不了解的艺术品领域也不例外。

刚刚获得了巨额利润的老曹坦言:“对于艺术品,我完全是个门外汉。不仅仅是我,这批进来投资艺术品的人都是玩儿股票的,完全是把它当成一种另类的股票。”但是,老曹说,回头想想复牌之后的持续暴跌,自己能撤离是万分幸运的,只要稍微再贪心一点就会被死死“套住”。

多位金融和法律专家认为,“老曹们”的打新和逃顶是难以复制的,因为最后总需要一个人“埋单”,付出惨重的代价。专家呼吁,对于艺术品证券化交易这个“监管盲区”,应尽快出台法规、明确监管。同时,应尽快培养艺术品投资咨询和证券化交易操作的专业人才,尽快完善交易平台,规避投资风险。

疯狂的“艺术品”

老曹其实并不老,刚刚三十岁出头。但是,年纪不大的老曹已经在股市里摸爬滚打了7、8年,于是圈里的人称他“老曹”。

老曹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算是一个职业“打新族”了。“我投资股票就是这样,从来不去追逐那些蓝筹股,单单瞄准那些新股、ST重组概念股”。

1月26日,已故天津山水画家白庚延两幅名为《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啸万里触龙门》(简称“黄河咆哮”)、《燕塞秋》分别被拆成600万份和500 万份,以每份1元的价格在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交易。于是,老曹嗅到了其中的投资机会。“我应该是第一批在交易所开设账户的,也是最早做交易的人。”

30个交易日后,每份价格从1元上涨到了17元左右。老曹坦言,“真是涨幅惊人!起初投资这两幅画,我就知道肯定能赚钱,但是谁也没想到能赚这么多”。

就在市场陷入一片疯狂之时,很多职业“炒家”已经嗅到了风险的气味。果不其然,3月17日,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对“黄河咆哮”和“燕塞秋”实行了特别停牌。截至3月16日,“黄河咆哮”收盘价为17.16元/份,“燕塞秋”的收盘价为17.07元/份。知情人士透露,停牌原因是接到有关部门通知,鉴于近期艺术品市场交易情况,为了降低投资风险、保护投资人利益,复牌时间另行通知。

出人意料,刚刚复牌的那天,价格一度冲到18元,投资者继续疯狂进入。但之后就一路下挫了。许多追涨杀跌的投资者们只能望“画”兴叹。截至发稿时,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曾经风光无限的“黄河咆哮”和“燕塞秋”价格分别为10.98元/份、10.93元/份,成交量从2月24日的65180手和 58267手,下跌至只有13手和12手。交易金额更是从1.11亿元和9822万元,双双狂跌至仅1万元,不到1个月的时间,市值蒸发近2亿!

“击鼓传花”游戏

“涨到11块多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了,撤出了大部分资金,然后在16块多的时候就清仓了,确实该松手了。”老曹幸运逃顶,他表示,当地政府出台文件提示风险的时候,他就感觉这轮炒作到头了。

但是,谈到“黄河咆哮”、“燕塞秋”复牌当天,即使是“老手”老曹仍心有余悸。他眼看着成交量翻了1倍,隔天成交量又迅速缩水一半。“当时肯定有不少追涨的人冲进去了,随后就被死死地套住,为前人的疯狂埋单。”而他们这一批职业“打新族”这次能全身而退的秘诀就是见好就收,而且确实已经赚了不少了。“艺术品投资就是‘打新’才赚钱,到了二级市场,利润就不大了。而且,投资艺术品可以‘满打’,虽然新股也可以‘满打’,但是破发率是非常高的。我现在投资艺术品,本来就是1元1份,能跌到哪儿去?”

老曹对风险有着自己的“逻辑”。他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他以前接触过不少金融衍生品,也知道新事物必然有其风险。“权证也是金融衍生品吧,但是也被人从几分钱炒到了几块钱。艺术品投资,你至少还能看到个实物吧。”他表示,两幅画的价格被炒高18倍确实不合理。“其实就是一个杠杆,你把它看作一幅画,可能就值一两千万,但是作为金融衍生品就是一两个亿的价值了。我觉得现在这艺术品投资已经炒到了几百年后的价值了。”

然而,在一些艺术和金融专业人士看来,这就是“赤裸裸的击鼓传花游戏”。雅昌艺术网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春拍至今,国画大师齐白石的71幅作品成功拍卖,总市值约9659万元。这么估算下来,白庚延“黄河咆哮”、“燕塞秋”两幅画作价值曾经相当于齐白石142幅作品的价值总和。

亟待加强监管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陶雨生道出了自己的担忧,艺术品证券化交易在国际上都是新鲜事物,目前我国艺术品证券化交易亟待明确监管部门和完善监管制度。“毕竟这个市场不像资本市场,已经有了一套相对比较完善的监管体系以及追偿的法律渠道。现在如果有投资者来找我们对此类案件提起诉讼,我们都很为难。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如何判断其违法性,界定合法权益都比较困难。”陶雨生建议,投资者应谨慎投资艺术品证券化交易,“没有监管制度,风险太大”。

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认为,交易形式的变化只是工具上的创新,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必须实施有效监管。“应该看到,我国艺术品交易总体处于起步阶段,规模小,容易被操控。天津文交所艺术品的暴涨,不排除有投机资金暗箱运作的可能,应该认真查处”。

某资深金融业人士直言,艺术品证券化交易,其实际投资价值并不是艺术品本身的价值,很大的成分是源于炒作。艺术品本身的价值一旦被无限放大,脱离了其实际价值,未来肯定会有一个泡沫挤出的过程。

然而,监管总是跟不上炒作热点的转移,老曹他们现在又瞄上了钻石:“现在买画都不是主流了,我们都买交易所新推出的品种了,买钻石。”老曹觉得,未来一定会来规范艺术品证券化交易市场,随着定价机制、申购方式的改变,艺术品“打新”也不是一本万利了。

不过,老曹称仍会在艺术品投资领域继续“战斗”下去,他甚至已经准备“转战”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了。因为艺术品证券化交易的投资并不大,而且成本早就收回来了。“但是,我还是会控制投资比例的,大部分资金还是在股市,还是股市稳定,毕竟是个正规的市场。”

一位市场人士表示,除了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国还有多少个证券化的交易所?目前,全国遍地开花的各类交易所正以金融创新之名,推出公开交易的投资品种,尽管名目繁多,交易方式不同,但交易的证券化特征明显,这些面向全国投资者的证券化交易所却是各地审批、区域监管,处于“监管盲区”,其中的潜在风险应该引发社会关注。

市场人士呼吁,由于证券化的交易市场风险较大,中小投资者居多而风险承受能力较弱,有关部门应及早介入,对遍地开花的各地证券化交易所实施统一审批、统一监管。

耳塞式耳机

TPEE改性料

招聘求职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