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毒蝎

发布时间:2020-12-21 16:55:21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健身完,刚到家。  收到一条信息,是《齐鲁晚报》名记乔显佳发来的:来贵县了。  我急忙问,在哪?  他发位置来,一家高大上饭店。  我说,你们先吃饭,吃完,我去找你,单独聊会

健身完,刚到家。

收到一条信息,是《齐鲁晚报》名记乔显佳发来的:来贵县了。

我急忙问,在哪?

他发位置来,一家高大上饭店。

我说,你们先吃饭,吃完,我去找你,单独聊会。

他说,来吧,没事。

我说,不了,我见了领导们紧张。

他说,没有领导,只有哥们。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是我们彼此都非常熟悉,他就住在我济南办公室的楼上,我有个拉萨队友是他小学同学,他跟牛哥、蝉禅又是好朋友,我们除了没见过面,该有的都有了,包括平时他也经常在我文章后面留言,偶有互动。

都是写文章的,我在他面前,那肯定是班门弄斧。

8点左右。

他又给我发来了语音:来吧,刚才我在桌上问,本地有个牛人你们认识不?叫懂懂,结果真有人认识,你快来吧。

我还是执意等他们结束。

9点多,结束了,给我发信息。

我过去。

乔哥提议找地方坐坐,他打了一圈电话,喊来了本地旅游行业的大佬们,大家都很给面子,理论上,这都不是一般人,可能是我日常也接触不到的圈子。

使我想起了崔永元前些日子参加樊登读书会的演讲,他说VIP们一桌吃饭,他来的稍微有点晚,待他到来,已经是杯盘狼藉了,使他发出了一声感慨,要是三年前,哪会出现这样的场面,我不来谁敢动筷子?中国第一主持人,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而今天呢?大家觉得你已经不在中央台工作了,只是大学老师而已。

到了崔永元这个级别的人,正话反话要揣摩着听,不能听表面意思。

日常我们做接待也是如此,若是遇到高手过招,每句话都是有言外之意的,沟通时只需要说半句就可以了,若是遇到接不住招的呢?那就往往尴尬了,因为他会曲解你的意思。

我有个师姐,名校毕业,在高尔夫球场工作了一段时间,负责的工作就是后勤,例如帮着买水之类的,这是20年前的事了。

她说,当年那些人跟我说的话,我都理解不了,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是褒义还是贬义,就是去揣摩也揣摩不到,但是现在就能理解了,年龄优势是不可跨越的,你可能觉得自己比父亲成熟,但是在一些关键问题上,肯定是父亲更稳健。

记者从省城到县城,那绝对是有杀伤力的。

全程5A待遇,包括这次喊乔哥来,也是因为景区要创建5A,让乔哥帮着加把油。

乔哥走到哪科普到哪,意思是一定要关注懂懂,你们身边的牛人,你们咋能不关注呢?

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空隙间,我们几个媒体人也交流了一些共同的话题,例如媒体人的出路在哪?自媒体的未来在哪?

现在的局面是什么?

传统媒体人,更多的是发挥了余威。

新自媒体呢?更多的是缺少认知度。

这就如同读书节的时候,有些地方邀请的是传统老作家,出场费很便宜,万儿八千的就能邀请个茅盾文学奖获得者,而新型作家呢?出场费动辄几十万几百万,你给少了他们压根不感兴趣,因为他们的版税年收入就是几千万,不差你那点钱,某地就花重金邀请了这么一群网络作家,结果呢?

粉丝是很疯狂。

只是,把传统媒体人、领导们搞得一愣一愣的,这些是知名作家?

咋一个都没听说过?

其中有个最知名的,版税年收入5000万,他们觉得我肯定知道,结果我也不知道,我还是急忙百度了一下,呀,牛人。

这是一种认知差。

跟乔哥来的一个媒体人,是另外一家大牌媒体的,他问了我一句:你有没有认识的,传统媒体人转型自媒体成功的?

我说,兽爷就做的不错,但是我总觉得他走在钢丝绳上,前些日子万达不是要起诉他嘛。

他问,你觉得我们传统媒体人为什么玩不转自媒体?

我说,因为自媒体需要的是天花乱坠,不受拘束,但是传统媒体人的写法、思维都是有框架的,很难适应新型媒体,新媒体需要的是贴地飞行,最大化的接近人性,我对自媒体能否成功就归结为一个因素:天赋。

他说,我觉得你最高明的地方,就是隐蔽,小范围,不出头,高粘性,很少有人能把读者群体做的如此有粘性。

我说,自媒体就两个结果,要么,做小了,活不了。要么,做大了,被和谐。因为这个时代是不允许意见领袖出现的,从博客时代到今天,谁出头谁死,李承鹏算是第一批转型成功的媒体人,若是他一直写足球也没问题,后来的薛蛮子,最近的Ayawawa,根源就是做大了,当年韩寒不可一世,今天也沦为笑柄了。

他说,我觉得你的内容定位好,就是人性,不谈社会问题。

我说,所有的媒体人都容易高估自己,总觉得自己是有历史责任感的,那就是要呐喊,鲁迅后来不是还写了《彷徨》吗?呐喊是没有用的,一切都是当下的匹配,说鲁迅是中国脊梁,其实有没有鲁迅中国人性格也是如此,看似鲁迅唤醒了什么,其实什么也没改变。所以,一旦掌握了话语权,人们不自觉的就想指点江山,薛蛮子不是也讲过嘛,就跟批阅奏折一般。

晚上11点,各回各家了。

前段时间,来了个记者,XX电视台的,不是到我们县,是路过我们县,她要去东营采访个书画家,做一期专访。(电视台名气很大,栏目名气不大,主要是做一些文化人专访)

她既是主持人,又是制片人。

她喊我一起去,他们开的是一辆GMC房车,除了司机,车还有三个人,一个是导演,北京人,一个是主持人助理,还有就是主持人,主持人要跟导演做一些拍摄上的讨论,我推测他们是合作关系,因为导演那边还有一批人马和设备是从北京方向赶到东营。

主持人真的很漂亮,我说的漂亮不仅仅是脸蛋漂亮,主要是一言一行都漂亮,私下里,我跟她讲我都有恍惚感。

什么恍惚感?

我竟然有如此的读者朋友。

类似的恍惚感还有过一次,就是我在长沙酒吧认识了个姑娘,当然不是偶遇,是网上就认识,她请我去喝酒,其实全程我都没仔细看过她,我到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酒吧又那么黑,一直到次日早上我起床,一拉窗帘,我才发现她是如此的美,我当时就恍惚了,是她跟我喝的酒吗?我这么个丑八怪竟然能认识如此之美女……

继续说主持人。

到了东营出口,那边已经有辆GL8在等着了,是画家的司机和秘书,他们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跟着。

车子一直开到了东胜大厦。

普通人住标间,主持人住套房,虽然酒店是五星,但是有些老了,空调都嗡嗡做响,房间都已经给开好了,貌似也不用登记,里面都已经给摆好了水果、点心。

安排好大家住下。

主持人去洗脸补妆去了,我坐沙发上看电视。

过了约半小时,主持人助理打来电话,说画家要过来,问方便不?

方便。

画家很有气场,一看就有点艺术家的感觉,握手、寒暄,秘书替他分发名片,后面有人拍照……

寒暄一番后,画家告辞。

秘书对秘书,意思是约定晚饭时间、地点、人数。

这个画家给我教父的感觉,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没有过多的寒暄、客气,而且度把握的很好,什么是该自己做的,什么是秘书做的,绝不多说,绝不多问,上下电梯都是秘书负责。

绝对有气场。

我不禁感叹:东营竟然有如此人物。

主持人说,他算不上地道的东营人,父亲是东营人,他从小在上海长大,这里算是取景地之一,意思是乡愁,毕竟上海是一个没有乡愁的地方。

我问,他上节目是有偿的吗?

她说,可以这么理解,但是不能这么说。

我问,需要多少钱?十万?

她说,十万何需如此兴师动众?他上节目的确是有偿的,也比较贵,但是我们会给他一个嘉宾身份。(类似鉴宝栏目里的嘉宾身份)

我说,这类访谈节目没有人看。

她说,有没有人看不重要,上没上过很重要。

晚宴,桌子很大,人很多,应该有二十五六个人,让我惊讶的是,椅子一把都不差,而且为了避免坐错位置,都提前安排好了,谁坐哪里都有人用很合理的方式指引着你,我被拉到了副陪右侧的位置,属于最不重要的位置,但是副陪的说法恰好相反:认识了位作家,咱俩一定要坐的近一点,好好喝几杯……

副陪很厉害,一个做石油机械的,是个企业家,一辆奔驰S65,车牌很牛,气场也很足,很自然,今天的这一切都应该由他买单,他是付出者,他跟画家应该是好朋友。

画家先是挨着介绍。

非富即贵,都是有头有脸的。

我推测,这些人都是画家的粉丝,能被邀请来,也是蛮开心的,菜都很精致,喝的是红酒,叫车库酒,喝酒之前画家先给大家讲了讲什么是车库酒,以及为什么选这个车库酒,法国总统府用酒,在法国那边市场价多少钱一瓶?合人民币600元,国内市场价应该少不了1000元吧?

这个酒是DOMPIERRE,波亚克产区的,后来我在网上没有搜到同款酒。

有一点很有意思。

就是在场的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拿出手机拍照,无论拍菜还是拍人,也没有人玩手机,看来类似的聚餐他们见怪不怪了。

晚上,我也喝了点酒。

睡不着,我就在想,一个很偏门的主持人,说出她的名字十有八九不认识,却可以接受如此的顶礼待遇……

这个时代,人们敬畏权威。

次日,画家安排的行程是先带大家去参观一下油田,他父亲就是老油田人,顺便追忆一下关于父亲的往事。

两个车,一个是奔驰S65,一个是别克GL8。

主持人的意思是让我跟着她,我觉得肯定不合适,她认为不要紧,在准备上车时,画家的秘书过来找到我,意思是董老师,正好有些关于文学的问题请教一下,能否一会坐同一辆车?也就是后面的GL8。

我坐了GL8。

感叹,秘书说话的艺术。

很合理的把一切安排好了。

真到了录制节目的时候,我觉得画家还是略紧张,另外格调起的有点高,就容易使人出戏,你说你画画就为了画画就行了,非要振兴什么……

我看完了全程。

对话里提到,他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写写画画,练基本功,保持笔触的稳定性,已经坚持了接近50年。

这点,我觉得他能做到,任何一个能成名的人,“坚持”都是基本品质,算不上优良品质,真正的优良品质是天赋,这可是坚持无法比及的。

采访完了,往回走。

我又坐上了他们的GMC房车。

我问主持人,有没有演戏的感觉?

她说,我们在演戏,他们也在演戏,彼此都明白,但是谁都不能出戏,否则就没法继续了。

我问,是不是嘉宾访谈类的,都是类似的交易?

她说,或多或少,要么是节目需要你,要么是你需要节目,无论是我们需要嘉宾,还是嘉宾需要我们,都不可能完全对等的,肯定就存在价值差价,谁弱谁补。

我问,那我愿意出钱,能上《鲁豫有约》吗?

她说,可能不行,至少也是大差不差的。

她要去看看我老家,意思是看看到底是什么环境下成长出来了一个懂懂,如此的放荡不羁,浑然天成……

我带她去看了看。

她说,房子别卖,留着,也许以后能成为懂懂故居了呢。

我说,我的人生十有八九会走下坡路,因为我已经故步自封了。

她说,不需要悲观。

我问,你有没有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的经历?

她说,我主持财经节目时,买菜的阿姨都认识我。

我说,其实我很喜欢去名人故居,但是我觉得这些名人故居在塑造名人故事时,都有些“神化”了,适得其反,把一个人塑神的过程,就是泯灭他的过程,我更喜欢看黑白两面的真实人生,例如大家动不动就说鲁迅多么牛多么牛,很多人却不知道,鲁迅曾经主张废除汉字的,提出了“汉字不灭,中国必亡”,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呢?就是当时,这些留过学的先驱们认为,为什么我们与世界先进存在隔阂?根源就是语言,语言成了我们的天然屏障。

她问,若是把你的文章翻译成英文,如何?

我说,白搭,翻译是个大学问,直译是没有意义的,中国文学走不出中国的瓶颈也在这里,在非英语名著里,中文名著算是小类别,曾经有人提议过,就是做简化版的四大名著,类似小人书式的,但是没人敢做,这不等于阉割吗?还有一点,就是我们语言的魅力和卖点,很多都是在句子上,在包袱上,而老外思维模式太固化,他觉得我们写的这些吃呀,喝呀,没意思,他们看《红楼梦》就觉得乱了套,啥玩意?他们喜欢看情节,看故事,例如《废都》就很适合翻译,因为它的卖点恰好在故事上……

所以,我对名著的认识是。

每个国家的名著,都只适合它那个国家。

我店里也有不少世界名著,著名天才翻译家李继宏给我签的,他是以一己之力重新翻译所有名著,我看这些名著就没感觉,因为我们缺少相同的文化背景,那么里面很多东西就无法感同身受。

文学是有地理、空间、文化三维限制,其实我也不鼓励大家总是往历史看,动不动就活在老子、庄子、孔子的世界里。

我们更应该看现代作品。

我有个观点,可能不恰当,我觉得现代人无论是聪明程度还是智慧程度,都是碾压古代人的,你真觉得老子、孔子、孟子是不可超越的吗?

我之前写过一句话,今天的一个乡村医生都是可以碾压华佗的。

为什么要看现代作品?

因为,能够让我们第一时间入戏,第一时间照镜子。

送走了他们。

我觉得蛮累的,是我要处处小心,生怕安排不好,我光为想饭店都想的发愁,到底去哪吃饭?真的可以去寺院吃鸡吗?她会不会嫌脏?

走后,她给我发了条信息:跟你相处两天,特别舒服,你是一个活的真实的人。

意思是嫌我不打扮?

可能是我不与众人交往的缘故,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我不需要刻意的隐藏自己的缺点,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我对别人也是这个态度,我也能接受别人的缺点,人太完美了,我就不喜欢了。

人,肯定都是经受不起推敲的。

除非是成了化石的,死无对证了,例如老子、庄子、孔子,都已经死无对证了,那么就可以神化了,怎么赞美都不为过,观点里即便真有瑕疵也可以进行深度解读,心想,这么牛B的人咋可能说错话呢?

爱因斯坦在成绩上,是不是比这几个人牛?

爱因斯坦也有缺点。

有证据。

就是这哥们喜欢写日记,他曾经来亚洲做调研工作,顺手写了写中国游记,最近还准备出版,在这些日记里,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爱因斯坦,就是他有种族歧视,他认为中国人是落后的,是肮脏的,吃饭蹲着吃,中国人的面部特征是安静、拘束、就连孩子看上去也很愚钝、呆板。

还说,中国人繁衍能力强,喜欢生很多孩子,还畅想了一下未来,倘若因为中国人多生孩子而取代了其他种族,那真是世界的悲哀。

这……

有没有想打死他的冲动?

不用打了,他已经死了。

我觉得,这使他整个人更加的立体了,其实人人都有地域歧视,再反过来看今天呢?那么又得出了一个结论,没有低等的种族,只有落后的文明。

爱因斯坦时代,我们正处于长期的闭关锁国时代。

这是1922年写的,实际上,当时我们也正在歧视欧洲人,觉得他们是落后的民族,而且对于洋人来朝廷不下跪,我们觉得很意外,全世界不都是中国的吗?不都应该磕头吗?你们洋人咋不下跪?

鲁迅那个年代,感觉汉字是我们与世界先进的屏障。

今天,签证才是。

因为我们很少有机会能走出去。

所以,我们又一次陷入了类似的感慨,美国鬼子你咋不服输?跟你谈贸易合同,谈的好好的,你咋又出尔反尔?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被动?

重剑无锋,当实力绝对碾压的时候,任何技巧都白搭……

A股是最敏感的,这才几个月,从3500点到了3000点保卫战,贸易战与咱老百姓可能关系不大,最大的应该是高杠杆率。

现在,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都是高杠杆。

我们本地有个名人,秦弟弟,年纪轻轻,负债1亿多,厉害不?三个老婆四个娃,比我年龄还小,是结过三次婚,还娶过洋媳妇,类似民国时期的留学生,把先进理念带回了小县城,又是成立慈善机构,又是准备做教堂。

作为一个负债1亿的人,你还敢相信他吗?

他要众筹买辆奔驰MINI,要开着到全国各地去推销自己的产品,众筹时我赞助了一点,我没打算要,是他身上的那种生命力感染了我。

就是一个如此落魄的人,为什么还有如此的生命力。

你要想,倘若你一无所有,你还比他富有一个亿。

他有多么坚强呢?

跑到北京,骑摩托车送外卖。

每天记帐。

我问他负债多少?

他把详细的负债表罗列出来了,欠了谁多少钱……

有朋友可能是想帮他一把,给了他一个职位,一个月1万元,这几天正在去上任,我采访了采访他,我的意思很简单,靠上班你能还上一个亿吗?

他说,我知道可能很难,但是我在努力。

若是他东山再起。

那绝对……

其实,最初朋友在介绍他时,我都觉得太假了,哪有人可能负债1个亿,何况是个小伙子,后来才知道,是真的,最有意思的是茶小刘也认识他,应该是他们一起上过企业家课程。

能创业成功的人,都不会是一般人。

使我想起了当年我吹的那句牛,我说,倘若我去开出租车,也一定是这个行业的NO.1,可能是夸张了点,但是至少有这种霸气,就是君临天下,王者归来。

我没问他具体是因为什么负债累累,但是我看到他的负债基本上都是银行贷款,应该也是高杠杆,对于这个人我是绝对看好他的未来,至于还债,我总觉得悬乎。

本地人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

上周,我写了几个案子,于是又有人找我倾诉,这次倾诉的是一位大姐,体制内的,老公是自己的同事,老公陆续挪用了240万公款,用于民间借贷,这个资金属于单位小金库,就是平时几乎用不到的,他是假装存到了银行,实际上拿出来了,忽悠他做民间借贷的是自己的同学,大学一个宿舍的,类似结拜兄弟的角色。

这个同学突然出事了,带着老婆跑到越南去了。

那这个钱就等于回不来了。

他着急了,去自首了,自首前媳妇还不知道咋回事,就是说,突然有一天,丈夫就再也回不来了,说是被拘留了。

涉案240万,他家砸锅卖铁也赔不上,卖卖房子、车子以及亲戚朋友凑凑,也顶多就是100万。

他们两口子算是青梅竹马,高中同学,感情很深,彼此都是对方的唯一,理论上都没有出轨过。

我问,你恨他吗?

她说,恨不起来,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帮家里赚点钱,我们俩都是农村孩子,他同学给的承诺是一年给40万的利息。

我问,给过利息吗?

她说,给过。

我问,你之前就知道?

她说,隐约能感觉,但是他不愿意说,我也不能多问,只是叮嘱他不要做违法的事,他说自己就是搞财务和法律出身的,咋可能做违法的事呢?

被抓以后。

人都心存幻想,意思是第一时间捞人,若是人能出来,大家一起使劲凑凑,也许能把钱还上呢?至少工作丢不了,因为领导也出面了,领导的意思是把钱还上,就当什么事没发生,这是领导跟她说的。

四处找关系。

她找到了一个远房同学,在权力部门,愿意给问问。

给她开了一个价:20万就差不多能取保。

他喊她吃饭,她赴约,同时一起的还有一个办案人员,办案人员也是这么说的,于是她就拿了20万出来。(这20万使我很疑惑,是男人留给她的还是?理论上一个女人很难一把拿出20万)

故事讲到这里,我打断了她,我说,其实犯了这么大的事,不该有能取保的幻想。

她说,可能想的太天真了。

后来,这个远房同学找她开房,她怕得罪了他,就答应了,她要求戴T,他嫌戴T不舒服……

我问,怀孕了?

她说,不是,他从来不开灯,一共做过七八次,最后一次是白天,我突然看到他那里有丘疹,我就害怕了,然后去医院检查,发现我感染了,两样。

我问,什么病?

她说,HPV。

我问,治疗了吗?

她说,没过了几天,我屁股位置就长了一些凸起,去激光治疗了,我都想过轻生,咋遇到这么个玩意。

我问,你没问他要钱回来?

她说,我要了,他说过些日子给我,让我不要报警,我也不敢报警,怕因为这些把我老公判的更重了。(使我更加怀疑,老公的事,是不是她很早就知道,而且利息给了她)

我问,你觉得老公多久能出来?

她说,我小儿子才2岁,不能没有爸爸,我觉得也就是一两年吧。

我说,若是钱还不上,可能少不了10年。

她说,你这话让我绝望了。

我说,这个时候,你该为自己着想了,看看是不是要离婚重新找个人家,钱也别乱花了,折腾是没用的,现在法官都是终身责任制,不会浮动太大的,送与不送对判罚没有太大的左右,不如把钱好好攒着。

她说,我做不到,我现在已经够内疚了,我背叛了他。

我说,好好治病吧,什么都别想了。

她说,现在没有复发,每天用药,只是偶尔痒的厉害,这个病其实很常见,女人一生中有80%的几率感染,我这种还好一些,只是长些东西,最怕的就是那种会引发宫颈癌的,因为我已经是阳性了,也不能注射疫苗了,我现在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了,想起来就觉得恶心。

有天,我在朋友圈发了张图,看来恶心到大家了,我又删除了,我在创业园爬楼梯,在拐角处发现上百个包装盒,崭新,出于好奇心,我就随手拿起来了一个,里面还有一次性手套,我仔细读了读说明书,是治疗HPV的。

这是什么生意?

应该是在网上或街上贴了小广告,然后N多人找过来,现场给喷上药,脱落以后收费,省去了激光治疗,但是不除根,为什么这些人宁愿找这些野医生也不愿意去医院呢?觉得丢人。

从丢弃的新鲜程度和数量来看,这也就是几天的治疗量。

群体如此的巨大。

所以,女人们,请记住,趴在你身上的可能是一位天使,也可能是一只毒蝎!

花种类

反无人机

上海箱包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