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织梦者之笔记本

发布时间:2020-04-26 19:00:55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晚上7点,林思琪从宿舍楼出来,拿着英语课本,匆匆朝自习室走去。也许是阴天的原故,林思琪总感觉胸闷气短,头昏目眩,一种不祥的预感萦绕在心头。

突然,一只冰冷的大手搭在了林思琪的肩上,她猛然一回头,发现一个面色苍白的白衣少年正像僵尸般立在她身后。

“你……你是谁?”林思琪的声音因害怕而变得颤抖,她觉得面前的这个白衣少年很面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却想不起来。

“你是林思琪吧,有人让我把这束花送给你。”

“送给我?谁送的?”林思琪疑惑地接过白衣少年手里的白百合,从花蕊里面抽出一张粉红色便签纸,便签纸上写道:我是来救你的,丁明。

救我?什么意思?有人我害我吗?谁要害我?谁是丁明?我从没听说过这个人啊。

林思琪想问一下白衣少年,这束花是谁送来的,可一转身人不见了。她感到有点奇怪,也没多想,就进了自习室,空旷的教室里只有寥寥数人。

林思琪刚坐下,就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人,他背影很熟悉——是送给她花的那个男孩。他伏在桌上,笔尖在日记本上不停地飞舞着。

他在写什么?

林思琪好奇地走到他身边。

“请问那束花是谁送来的?谁是丁明?”林思琪轻声问。

“我就是丁明,白百合是我送的。”

“你是丁明!你为什么要送我花?你便签纸上的留言‘我是来救你的’是什么意思?”

“我送你花是因为你曾救过我。便签纸上的留言是想提醒你,有人要害你,你以后外出要小心点。”

“我救过你?什么时候?我怎么记不得?谁要害我?”

“先不要问这么多了,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

丁明说完,又埋头写了起来。笔尖有节奏地在日记本上跳动着。

“你在写什么?”

“写梦。”

写梦?

是她孤陋寡闻,还是他精神失常?

“我能看看你写的梦吗?”

“当然可以,这个梦就是专门为你写的。我只写了前半部分,后半部分你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

看来丁明确实有点精神失常,说话怎么这么不着边际。林思琪拿着丁明的日记本,仔细翻看起来。

2月14日,情人节,天空中飘起了雪,大地被涂上了一层白色。她站在校园里,焦急地等着他的到来。突然,一双冰冷刺骨的大手捂住了她的眼睛,她用力挣脱开那双大手,发现他穿着一件孝衣般的白色休闲装立在她身后。他把一支白玫瑰花递给她,深情地说:“情人节快乐。”

她望着他那张苍白的脸,疑惑地问:“情人节应该送红玫瑰,你的玫瑰花怎么是白色的?”

他歉意地笑了一下,说:“因为……

360极速浏览器最新版

360安全浏览器最新版

360浏览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