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自驾游的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8:39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无脚鸟的自我重生卢伟的自驾游生涯其实并不长,2004年才起步。在此之前,他只知道工作。

1991年,跟许多下海者一样,河南人卢伟也怀揣着淘金梦想南下深圳。他曾在荔枝公园睡过18个晚上,身无分文,饿得实在不行,就跑到荔枝公园对面的巴登村,吃别人的剩饭,被别人打得鼻子流血。但他很快熬了出来。1993年,自己做老板,开了一家咨询公司,挖到第一桶金;1996年,转行做律师,主营企业收购,开了广东金卓越律师事务所。

身为国内十几家上市公司的法律顾问,卢伟在深圳、惠州、香港三地都买了写字楼。他的三地手机24小时常开,每天大约要接200个电话。他把绝大部分的时间都用于工作,留给睡眠的只有四五个小时。他有个朋友曾对他说,世界上有一种无脚鸟,生下来就在天空中不停地飞,有一天它落到地面,就是它死亡的那一天。他就是那只鸟。卢伟当时还听得挺得意,以为在夸他。

直到发生了一件事,卢伟才意识到不能这么干了。2004年2月,深圳一家上市公司的黄总,想把他的香港公司卖给一家日本公司,就约上卢伟一起去。最低底线是1.2亿港元,在日本谈判6天,1.87亿成交。黄总非常高兴,连夜从香港转机回深圳,要当面告诉他老婆。结果回到深圳没多久,卢伟就接到电话,说黄总心脏骤停,已经送到医院了。卢伟开着车拼命赶到医院,到那儿一摸,黄总身上都凉了。

卢伟觉得很悲哀,4个小时前还跟他握手言别,现在就已经阴阳两界。我不得不开始考虑,拼命工作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人活着是为什么。卢伟一下子失去生活的方向。

2004年五一,跟卢伟相熟的一帮香港警察约他去香格里拉自驾游。他本来推托自己工作太忙,消防警察阿弟就跟他说,卢律师,别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不管多么伟大的人物,离开这个世界,地球都没有停转过一秒。这句话说动了卢伟,我一想,是啊,我算啥玩意。

8个人,两部车,就这么出发了。

欧亚大陆惊魂之旅在卢伟不长的自驾游经历中,2006年的欧亚穿越之旅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出发前,他还专门买了一辆奔驰越野车ML350。卢伟跟队友一起,9辆车,从西安出发,从内蒙古的二连浩特出境,经由蒙古、俄罗斯、波兰、德国,一直开到意大利的罗马。行程56天,23000公里。

事后,这趟浩浩荡荡的自驾出境游却被卢伟总结为两个骗子带着一帮疯子、傻子穿越欧亚大陆。因为组织者从来没有去过欧洲,也没有组织大型自驾游的经验,就敢在北京组织穿越欧亚俱乐部,组织了一大帮人之后居然就敢往前开。

组织者还想多省点钱,舍不得让队员吃中餐也舍不得让队员住高级宾馆,一路上跟队员矛盾重重,冲突不断。出发前,这帮人也并不知道只要办好签证就可以往前开,就一个国家一个国家试探着往前走。最后居然也坚持开到了罗马。

卢伟记得这趟荒唐的旅行一路上伴随着打架。在西安出发时,西安市政府给他们举行了发车仪式,委托他们带件礼物去送给罗马市政府。那是一个古瓷盘。这个古瓷盘命运相当不济,在打架的时候被摔坏了。

打归打,路还是照走。他们跌跌撞撞地开着车,一路杀将出去。出境不久,他们就遇到最危险的情况。在蒙古,这帮人夜间行车,只靠着GPS指示方向,结果误闯进沙漠之海,那里又被称为死亡之海。他们开了三十几个小时也没找到出路,车还陷进了流沙。队员又打架,闹得一塌糊涂。那边到处都是白骨,野马、野骆驼的,远处还有狼在叫。幸好后来碰到个牧马人,他骑着摩托车,送他们走了七八十公里,一直送上沙漠公路。

不过也并不都那么友好。卢伟一行常常莫名吃交通罚单,也没什么道理可计较,只要给钱就能走。他们的一辆车被俄罗斯车追尾撞了,反被讹了1000美元。

在高尔基市,这帮人又打架,把俄罗斯警察和移民局都招来了。一查,还有几个人的护照过期。那些俄罗斯警察恶狠狠地对待我们,要求我们不得停留,赶到莫斯科办延期签证。怕他们路上不走,还让警察押送了1000公里,之后警告他们路上不准停,必须立刻赶到莫斯科。这下可把卢伟他们害惨了。

一路上所有的俄罗斯酒店都不让他们住宿,吃饭可以,一说住,酒店就拿个牌子:客满。到莫斯科2000公里,我们一路上拼命地开,没怎么休息,都开傻了。到了莫斯科,卢伟他们就去住五星级酒店,好好睡了一个舒心觉。

有了俄罗斯这么多事儿垫底,进入欧洲的旅途显得平静很多。这帮人最终开到了罗马,虽然组织者早在德国法兰克福就跟他们一拍两散。

酸甜苦辣玩自驾这趟匪夷所思的旅行之所以能成功,原因之一就是他们并不热爱飙车,且非常注意交通安全。开往内蒙古二连浩特的路上,他们看到一起车祸。一辆坐着两个人的小汽车,没刹住车,一下子扎到前面大货车的下面。警察把路都封了。

卢伟胆大,就跟同车的老胡过去看情况。那辆小汽车的车门已经拉不开了。警察递给卢伟一个手电,卢伟往里一照,看到一个孤零零的人头掉在座位上,车里的两个人已经死亡了。卢伟爬到小汽车的下面,把钢丝绳的挂钩挂上,用绞盘嘎嘎嘎把车绞出来。当天晚上,卢伟和队友们就开会,申明一定要把交通安全放在第一位。

黄冈设计工服

亳州定制西服

山东定制工服

莆田工作服订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