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绕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缠绕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眸情深之恋骨

发布时间:2019-12-10 02:17:38 阅读: 来源:缠绕膜厂家

古道战马随夕踏,马革裹尸故人还。

眸倾天下战归情,尘世送歌知恋骨。

我生平最爱的便是听爷爷讲故事,不为别的,只是因为爷爷讲的很动人,我曾不止一次的询问他这些是不是真的,可是爷爷总是看着那落日的西方,不答我。

记忆中,爷爷曾说“战鼓擂,黄沙吼,铁血男儿当卫国。黄日辉,战火佳,血骨皑皑现骨女。”

……………………同样的冬天,冷,刺骨的冷…………

“将军,兄弟们死伤过半,燕门关……怕是守不住了……”

薛穴墨看着滚滚的黄沙,将士们一双双固执的发亮眼神道:“马革裹尸还,作为一个将军,能战死沙场,这一生也是值得了。”

“将军,你看,九里玄军,咋们的援军到了。”

看着那通红的绣着九玄二字的墨黑色战旗,渐行渐近,薛穴墨大吼道:“弟兄们,随我杀出去,啊……”

“誓死追随将军”

“杀啊,杀……”

刀光剑影,战马铁蹄,铁甲将士,执剑斩敌。

踏踏踏,马蹄声愈来愈进,“哥,你没事

吧。”听到熟悉的音色,薛穴墨杀死一员敌军后,震惊且快速地回头,战场上的风将他本就凌乱的墨发吹向一边,看起来有些孤落。看向来人,他微微轻扯了嘴角,使原本默然地脸上略显出一抹亮色。

“小羽,你来啦。”马上的人翻身奔至他的身边,安心一笑到“还好,来的不晚,”看着前方殊死拼搏的战士,愤然道“哥,这次我们兄弟俩就一起作战,杀他个片甲不留。”

薛穴墨看着弟弟薛穴羽眼里的杀意,同样怒道“好,就然那些个叛贼见识见识咱门兄弟俩的厉害,定让他们有去无回不可,杀啊………”

“杀……”

…………………………………………………………………………………………

“爷爷,之后呢?是不是小羽将军和他哥哥一起得胜了?”我拉着爷爷的衣袖兴奋地看着他,迫切地渴望爷爷的回答。

爷爷摸着我的头发,笑笑道“之后嘛?肯定是战胜敌军,得胜而归咯。”随即爷爷语气变得有些沉默了“再之后,他们两兄弟,遇到了一个人,一个使他们兄弟反目成仇的人………”

“爷爷,是谁,是谁这么坏。为什么他们要上她的当?”我有些怒不可遏了。

…………………………………………………………………………………

“对亏九玄大军赶到,不然可能敌军就得逞了。”

“对啊,可是如果没有墨将军,我们可能都等不来九玄军了。”

…………

夕阳余晖下的燕门关,在战火的包裹下显得格外荒凉。那城墙顶上并列坐着两个人,使着荒凉中不得不透露出些许人情味。

“穴羽,今天多亏有你,不然,真不知道这燕门关还守不守得住。”薛穴墨仰头猛喝了口酒,认真说着。

薛穴羽默然大笑道“哥,你这什么时候开始与我客气了,啊,哈哈哈哈……”

“你这小子,当真夸不得啊。唉”薛穴墨假意哀叹着。

“将军,你们快看,城外,城外……”

薛穴墨率先下了顶层,走向瞭望台,看向刚刚战斗过还未曾清理的战场,略微有些震惊,不过做为将军,他还是很快就淡定了下来,喊道“小羽,你过来看看”

只见那残垣的战场上,到处是死相残酷的战士,稀疏的战火,陈破的战旗,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味道。分外惹眼的是,在战场的正中间赫然站着个穿红衣白裙的女子,看不清她的面容神色,但从她那紧握的双手来看,足见她的愤懑。

空气中的气流像是静止了,一切都显得愈发诡异……

稍时,那女子抬头看向城门的瞭望台,妩媚一笑,便转身离去了……

“哥,你可看到,那女子?”薛穴羽盯着渐行渐远的倩影,呐呐开口。

许久,不见人回答,待转身,只余下落日的淡淡余晖散落满城墙。薛穴羽无奈的喃喃自语“哥,这是怎么了?奇怪。”

离开瞭望台的薛穴墨径直走向城外的一片翠竹中。翠竹苑。静静地坐落在期间,通身皆由附近的翠竹搭建,冬暖夏凉,竹苑周边稀稀疏疏地点缀着些桃花,美而不娇。

站在门外许久,可始终没有进去,微微叹息一声,便转身离去,走至竹苑后深处,只见,这处的桃花最红,最妖。桃花里间赫然坐落着一座旧坟。

紫竹幽幽通桃苑,妖桃深深藏绝颜。

偶遇芊芊晓红楼,懵懂缘缘盼相守。

待至情思思缠绵,方知情错错相逢。

薛穴墨静静地站在墓碑前,深情地注视这墓碑上的字:爱妻薛氏芊芊之墓。

喃喃道“芊芊,今天在战后的战地上我看到了一个女子,一如我们初见时你所穿的那般,红衣白裙,美艳不可方物。更惊奇的是她长的好像你,不我觉得她,就是你。真的是你。”

一阵微风拂过,吹起了地上散落的桃花花瓣…………

悠悠浮世梦。诱谁入幻境?

“这是哪里?”白雾笼罩下,薛穴墨有些疑惑,这里有多重熟悉感。

“阿墨,阿墨……”只闻得轻声的呼唤声,可就是这女子的唤声,使薛穴墨彻底迷了心智。

“芊芊,是你,芊芊,芊芊你在哪里,等着我别动,我马上就来,在原地等我,别动,乖。”薛穴墨紧张而又深情,担忧的回应声,不经使人有些怀疑,这人真的是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大将军?

“阿墨,阿墨,你快点过来,我在翠竹苑等你。等你回来。”

“阿墨,阿墨,你为什么,为什么要骗我,你个骗子,骗子。”

“阿墨,阿墨,你为什么在我再次相信你的时候,最需要你的时候离开我,留我一个人,我恨你,恨你。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阿墨,你还记得我们的故事吗,呵呵,真的只能是说书人的故事……”

“阿墨,如果,如果时光能够倒退,我定不要遇见你,爱上你,我爱的好累,好累,我再也不要醒来了……”

竹苑的竹子好像会动,不停的旋转再旋转。一幕幕,所有的,和红衣白裙的女子的所有经过,爱与恨,念与怨,都在不停的放映着,迷了谁的眼,惑了谁的心……

“啊……芊芊,我知道,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求求你让我再见你一面,就一面,好不好。”那个满面焦容的男子,早已没有了战场上嗜血的模样,只能看出,他是在渴求他的爱人的讲解,不过是平凡人的不平凡的感情罢了。

“阿墨,我好想,好想你,你再抱我一次,哪怕这次后,我会死,但是,你知道吗,若是死在你的手里,你的怀里,芊芊此生也无憾了,咳咳……”

放翠竹转出这一幕后,深深地刺激到了薛穴墨,这是他一直都不敢面对的事实,对,他杀了她,他杀了他最爱的她,就因为她是桃花妖,他为了他的所谓的替天行道,斩妖除魔,杀了她。

“阿墨,若有来生,芊芊定不要再遇见你,定不要你救我。”这是芊芊在薛穴墨怀里说的最后一句话,句句刻骨,却又使人迷糊……

“啊……,不……芊芊…芊芊你在哪儿,你出来,你是妖,没那么容易死对不对,对不对,你出来,你出来啊,啊……”薛穴墨终于深陷幻境……

可笑,可叹,天下痴心人,明知不该地,却偏要得,得之又伤其心,毁其命,可悲,可怨……

“不……啊……”迷失了心智的薛穴墨挥舞着手中的剑,向着面前出现的一幅幅画面刺去。

“啊……”一切都结束了。只闻得一道闷痛声,一滴血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穿过了幻境,最终滴在薛穴墨的眉心,化作一点血色朱砂痣。

是梦,是虚,亦是真,冥冥幻境破,必以亲血祭。

“小羽,小羽,怎么是你,怎么是你,啊……”薛穴墨看到倒在坟前的身影后,迅速奔过去,将其紧紧抱住。泪止不住地流……

“哥,对不起,其实我骗了你,芊芊姑娘没有死,你,你还记得我以前的样子吗。那是我是一个傻子,虽然有你和爹爹娘亲的保护,但是我,我依旧是个傻子,呵……”薛穴羽将头微转,看向墓碑凝眸一笑,继而道“是芊芊姑娘用他的心头血救了我。当时知道你要杀妖的消息后,我就立刻赶了过来,可是,咳咳,可是我连她的最后,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当我得知如何救她的方法后,我便不再是我了,今天的一切,便是因果报应吧。咳咳……”

薛穴墨一脸震惊地看着怀里奄奄一息的小羽,怒问道“小羽,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啊?”

薛穴羽避开这个问题,继续说道“哥,你知道我是用什么方法救她的吗?呵呵,我用你了900个命中有桃花格的女子的心头血来救她。还记得在战地里看到的那个女子吗?她就是芊芊,但是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这里,的一切是她在死时下的诅咒。而这报应的对象确实违背天命的我,哈哈哈哈,哥,能和芊芊一样死在你的手里,我很开心,真的,很,很开心。”那看着墓碑的眼眸闭上了,一切都结束了……?

不,这一切才刚刚开始,他,薛穴墨,薛穴羽与桃花妖的纠葛还在继续……

…………………………冬日的阳光总是格外令人留恋,就像桃花的香味,迷人但却致命………………

“爷爷,那之后呢,之后墨哥哥怎么样了?”我激动的问道。

爷爷深深叹息道“后来啊,后来,墨哥哥带着他和她一起回家乡了。”

我一直都在想若我是墨哥哥,我定会无惧天下流言,哪怕是被天下人所唾弃,我也定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与心爱的女子厮守一生。可是这也只是我的想法而已,若真的换做我,是否真的这样做,我也不知道……

一骨一花知天下,独独不知何为情?

一墨一羽怀天下,妙遇花妖勘破情。

一生一世一双人,眸倾天下嘴留恋。

遇到你,是我的意外,确是你的故意为之。芊芊,这次你忘了我,是个必然的结果,但我会让你知道我们的前世今生的总总纠葛。

情牵世,乱世生,愿卿忆,三人葛

作者寄语:为文倾心,卿当心阅

美腿图

丝袜制服

性感美女

丰胸美乳

性感美女图片

巨乳人妻

韩子萱苗条身材凹凸尽显婀娜多姿

可儿美艳海边贝壳罩胸写真

美女明星黄奕迷人高清写真

明日花绮罗EZD341步兵番号及封面